昆仑明珠赛图拉

发布日期:2015-5-20 浏览次数:1748
宋 炜
 
新疆皮山县赛图拉镇是2010年经新疆自治区政府批准成立的一个小镇,位于喀喇昆仑山中部,坐落在喀拉喀什河河谷一块平缓的坡地上。全镇有柯尔克孜族牧民117户318人,有内地近些年去做生意的商户约30家,百十来人。另外,还有镇政府工作人员30多人,他们15天一班,分三班轮流驻镇上班。
赛图拉是新疆通往西藏的交通要冲,是通往边界线的重要咽喉要塞。今年5月1日至3日,我随皮山县政府工作组到赛图拉调研。
天上无飞鸟,山上不长草
一早8点多从皮山县城出发,到叶城,左转上新疆公路。先后经过库地等三座达坂。因道路奇险,车行缓慢,中途停了好几次休息、拍照。在刚进山的时候还能看到点树木杂草,有幸还看到一群牦牛。随着进入山区越来越深,放眼之处寸草不生,没有一点生命的迹象。
我领悟了什么叫崇山峻岭,什么叫荒无人烟。不知怎么地,突然就联想到《红楼梦》中的大荒山、青埂峰、无稽崖,大致如我所见的景象。太虚幻境,了无尘缘。宝玉有可能就是从此山之中衔玉而投到我们生息的烟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的。
也有人说,唐僧玄奘西天取经回来时翻越葱岭,就是我们这次所走的路。
赛图拉,给我蒙上了一层特别神秘的色彩。
 
翻越达坂 
小镇虽不大,小店却很多
车行10个小时才到赛图拉,小镇确实小得很,穿镇而过的新藏公路就是街道,大概五六百米长。我看其实是新藏公路上的一个驿站,过客歇脚的地方。行了一天的路,人歇下来,把车子整修加油,好再接着往前走。
赛图拉镇的小店、客栈都不大,很简朴。
在这大荒山之中,深山峡谷之间,有这么一片居民点,实在难得。我感觉,人有时就好像一粒草籽,偶然的一阵风来了,不知道要把你带到什么地方,如果飘落在水土适宜的地方,可能就发芽生根了。饶友明、曾冬菊夫妇因一个当兵的亲戚介绍,从四川遂宁来到赛图拉开了个烟酒小店,经过十多年时间,小店发展成了超市、饭店、旅馆、加油等多功能于一体的客栈。当年才几岁的女儿,如今已长大成人,先是在老家上学,后又转到叶城、喀什上学,中专毕业后,也来到了山上与父母一起经营客栈。
这两年,当地的柯尔克孜族老乡也开了两三家店。萨吾冬·比来克今年新开了一家饭店,5月2日中午我们在他家的店里吃的饭,菜烧得还有特色。有人介绍说,他为了开好饭店,还特意到山下学了厨师手艺。 
镇上的店铺客栈
 
安徽来援建,万里送真情
安徽在中央启动新一轮对口援疆后,于2010年开始援建和田地区皮山县。赛图拉镇到处可见安徽援建的影子。镇政府办公楼及其附属设施,是全部由安徽援疆资金建设的,是整个镇上最气派的建筑。游牧民定居点建设也有安徽援疆资金的补助。
 
 
安徽补助建设的游牧民定居点 
赛图拉的柯尔克孜族老乡本来散居在8000多平方公里的山间零零星星的一小块一小块草场上,近些年新疆开展游牧民定居工程建设后,才有了牧民定居点,在此基础上建立赛图拉镇。定居房由政府全部建设好后,牧民们自己出很少的钱,就能一户分一套房子。目前,柯尔克孜族老乡们虽然在镇上有了房子,但一时还摆脱不了游牧的生产方式,在镇上的家里住得很少,大部分时间还要到山间各处去游牧。安徽给他们在原来牧场的老房子上,每户赠送了一套太阳能发电设备。5月2日上午,我先是随工作组查看了定居房建设情况,又远涉百十公里,去一户名叫吐尔逊∙居西牧民游牧点,看了下他家老房子里由安徽赠送的太阳能发电设备使用情况,开关一拽,灯亮了。 
安徽援疆干部走访吐尔逊∙居西牧民家庭
 
凭吊赛图拉,巍巍我昆仑
赛图拉镇是因赛图拉遗址而得名的,两者相距约30里。遗址在喀拉喀什河边一块地势高耸、面积相当大的一块平地上。约有一个足球场大的四合院式的夯土营房就建在高地上。高地临河一面,有一座十来米高的山峰,山峰上建有一座瞭望哨,整个河谷地带一览无余。据地势之险要,扼要道之咽喉。
遗址已是一片残垣断壁,但南疆军区与和田军分区新立的一块碑文,告诉了赛图拉的前世今生。早在清乾隆年间就在此设哨卡,民国继之,解放军接管赛图拉一线防务,也是从这个哨卡开始。今天以及将来,他都作为祖国西陲领土的见证,永远矗立在喀喇昆仑山上。
遗址旁边,虽经多年风雪侵蚀,还隐约可见有很多坟茔。我们还去瞻仰了康西瓦烈士陵园,那里埋藏着很多因边境战争而牺牲的解放军烈士,有内地的,有新疆的,有汉族、回族和维吾尔族。他们都已经化作了巍巍昆仑。
赛图拉之行,与其说是工作调研,不如说是一次深刻的爱国主义教育。没有边疆,哪有内地,赛图拉虽小,但他的作用与意义绝不亚于我所见的任何一个经济强镇。保卫边疆的同时还要建设边疆,赛图拉不仅是新疆的,也是安徽的,我作为一名安徽援疆队员,深感荣幸,因为我是一名支援边疆建设者。

 

赛图拉遗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