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诗与远方”:读《唐诗》故事

发布日期:2018-10-11 浏览次数:475
还有“诗与远方”:读《唐诗》故事
——安徽援疆指挥部第五次“书香阅读”发言
   “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其实诗就是你心灵的最深远处。”我想,除了物质和现实,人总该为梦想活一回。我们刚刚学习过的王蔚和沙海老兵,在他们的心海深处,无不澎湃着属于自己的壮丽史诗。今天,人到中年依然选择援疆的我们,决不会是生活的苟且者,辞家别子,万里援疆,已然身在远方。因此,我推荐大家读一点诗,拥有一份诗的情怀。虽然我也曾经沉醉于舒婷“我心中的情诗,是三秋的石榴” 的深情歌唱,感慨于北岛“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的愤怒呐喊;然而,自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绝唱后,我真的再也读不懂现代诗,我更多地是喜欢从传统文化中体验寻根之旅,感受传统文化的精神纽带作用。唐诗无疑是一种很好的选择,让我们一起走进诗人的心海里泛舟,体味他们建功立业的家国情怀,情真意切的离情别意,生死不渝的坚贞爱情……在这里,我要给大家推荐引领我爱上唐诗的、由栗斯先生编著地质出版社出版的四集系列丛书《唐诗故事》。
    还是在上初中的时候,偶然接触《唐诗故事》第一集,也许是当时农村文化生活的贫乏吧,这本书我看了很多遍,后来又陆续购买了第二、第三集,第四集一直没有买到。每一集都分为三章,每章以一个中心为线索,选取了初唐、中唐、晚唐不同时期的诗歌作品,讲述发生在诗歌背后的故事。诗歌深化了故事的内涵,故事又给我们理解诗歌提供了钥匙,年少无知的我因为故事而读懂了诗。诗人的情怀被故事展示得淋漓尽致,故事因为诗歌得以流传千古;诗歌深化了故事的主题,故事增添了诗歌的趣味。
舞马斗鸡栽牡丹,丝绸古道唱阳关。
无题锦瑟难言意,谁识诗人泪与欢。
    这是编者写在丛书扉页上的一首诗,就算是对本册丛书的导读吧,本册丛书从边塞、离愁、和爱情三个方面选取了一些极富感染力的诗篇,讲述了发生在诗歌之外的扣人心弦的故事。
   (一)边塞诗中的家国情怀
    边塞诗是唐代诗歌的主要题材,是唐诗当中思想性最深刻,想象力最丰富,艺术性最强的一部分。其创作贯穿初唐、盛唐、中唐、晚唐各个阶段。其中,初、盛唐边塞诗多昂扬奋发的基调,艺术感染力极强。边塞诗题材开阔,内容包括:边塞风光、边疆战士的艰苦生活、杀敌报国和建功立业的抱负、边疆将士思乡的情思等,涵盖了边塞诗的大多领域,格调高亢。边塞诗在唐的盛行,一方面基于唐朝强大的边防和中华民族高度自信的时代风貌;另一方面基于诗人们为国建功立业的壮志豪情和"入幕制度"的刺激。文人普遍投笔从戎,赴边求功。正如岑参诗句"功名只向马上取,真是丈夫一英雄。"在这些边塞诗中,存留了多少千古名篇,分享一二:
出塞二首  [ 唐 ] 王昌龄
(一)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二)
青海黄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斩楼兰终不还。
凉州曲  (唐)王翰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这些诗,既让我们想见战争的残酷激烈、战事的频繁不断,又让我们看到了誓死报国的豪情壮志,以及最后必胜的坚定信念。今天,我们万里援疆,为增进民族团结、巩固祖国边防做贡献。我想,我们之所以申请援疆,不正是传承在我们中华民族血液里的那一份报国情怀的激荡吗?!每读起这些诗,我们在援疆生活中遇到的一点工作上的困难和生活上的不适、离家别子的点点乡思也都烟消云散了。
   (二)送别诗中的离情别意
    “多情自古伤离别。”古代,由于交通工具的不发达以及通讯的困难,别离也就成为诗人特别重视吟咏的题材。别离,是“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别离,是“剪不断,理还乱”的愁绪;别离,是“海内存知已,天涯若比邻”思念;别离,是“劝君更尽一杯酒”的依依惜别……唐诗中关于送别的诗篇也格外的多和出彩:
送元二使安西  (唐)王维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在那个盛行以诗“干谒”的年代,王维正是依靠本诗博取了唐王朝公主的欣赏而取得状元功名。
       送友人  李 白      
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
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挥手自兹去,萧萧斑马鸣。
    李白不愧为诗仙,离情别意,信手拈来。“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抽象的情感在他的笔下总是可以转化成最贴切的形象意象。一事一议,情景交融,友情、离情悄然纸上,如歌似画:
赠汪伦 李  白
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亲情、友情,人之常情。远离故乡的我们,忙碌的工作之余,夜深人静时刻,乡思总是挥之不去。品一品唐诗中的离情别意,也偶尔抒发一下对亲友的思念情怀,收获如歌似画的距离美;倘或还能用诗记录自己援疆的故事和感受,让亲情、友情、民族情深化为一种家国情怀,人生境界也就得到了升华。 
   (三)爱情诗中的浪漫忠贞
    爱情是人类最美好的情感之一。文学即人学,作为一个时代文学的巅峰,唐诗怎能不对爱情有着执着的追求和向往?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劝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用形象鲜明的红豆,象征美好而坚贞的爱情。“春蚕到老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用一种执着到底的精神,表达对爱情的坚贞不渝,海枯石烂,永不变心的衷情。“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几乎成了痴情男女必修的绝句,用一种绝对肯定与否定的生动比喻,来表达对爱情的至诚和专一。
    “诗家总爱西昆好,可恨无人作郑笺。”晚唐的李商隐以朦胧的意象和瑰丽的诗风,开启了晚唐诗歌的又一次辉煌。
锦瑟(唐 李商隐)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陷入朋党之争的诗人,饱受政治斗争和爱情的折磨,写下了无数无题诗篇。“身无彩凤双飞翼, 心有灵犀一点通”,其开创的“西昆体”大量采用典故,把个人的政治抱负和爱情理想结合在一起,意象扑朔迷离,总是令读者荡气回肠。
    当然,唐诗中也记录了很多美好的爱情故事:
《题都城南庄》 崔护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人面桃花” 的故事应该尽人皆知。“人面桃花,物是人非”这样一个看似简单的人生经历道出了千万人都似曾有过的共同生活体验,不仅为诗人赢得了梦寐以久的爱情,更为诗人赢得了不朽的诗名。
“红叶题诗”的故事则更具传奇色彩:
题红叶   唐宣宗宫人
流水何太急,深宫尽日闲。 
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 
    这首诗相传为唐宣宗时宫人韩氏所写。据《云溪友议》记述,宣宗时,诗人卢渥到长安应举,偶然来到御沟旁,看见一片红叶,上面题有这首诗,就从水中取去,收藏在巾箱内。后来,他娶了一位被遣出宫的姓韩的宫女。一天,韩氏见到箱中的这片红叶,叹息道:“当时偶然题诗叶上,随水流去,想不到收藏在这里。”
    “有情人终成眷属。”然而,不是所有的爱情故事都有一个完善的结局,也总有“侯门一入深如海,从此萧郎是路人”的无奈感慨。
    生活不总是尽如人意,然而生活不能缺少诗意,愿我们都能在追求远方的路途上,活出一种诗意的人生。(程平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