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桥流水人家

发布日期:2018-10-8 浏览次数:674
小桥流水人家

      岁月一如既往地踱步走着,从小看惯了青山绿水的我在年幼时就特别向往着去荒芜的戈壁滩感受荒凉与苍茫,去浩瀚无边的沙漠去寻找那种空旷与浩瀚,一面阳光照耀,一面风沙起舞。风声是呜呜的,偶尔一两声尖叫,飞起的砂砾打在车上,发出当当的声音。一阵疾风,真能把黄沙吹得满地乱滚,那也叫一奇观。一瞬间,还没来得及反应,黄沙便一扫而过,刚才的一切都象魔术一样消失了,眼前只是一片黄,看不到房子,看不到汽车,甚至看不到自己的腿。接近沙漠,飞扬的沙尘迎面冲过来,我们赶紧戴好帽子、纱巾.护脸,把整个人包裹起来。

    车行黄沙古道,边陲之地,信号全无。一提到“小桥流水人家”,人们自然会想到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中漂泊天涯的游子,羁旅之愁。想不到边陲之地有小桥、流水、人家。援友们都怀着一颗猎奇的心涌向河滩,通向河对岸的是一处吊桥,吊桥立于三个桥墩之上,用钢索牵连,木板固定于钢索之上,两边是铁丝网护栏。援友们蜂拥而上,或拍照,或振荡……桥下流水潺潺,在游人眼中,吊桥是风景,对于桥那头的几户人家,吊桥是希望,是通向外面世界的窗。 


    土坯房,木板窗,几户人家立斜阳。极目远眺,几户人家淹没于灰色之中,一切被灰色占领。四五户土坯房筑于小路一侧,房前有一排整齐的白桦树,白桦树右侧是一大片草场。如果说适合于生存也只有这川流不息的小河。“叔叔好!”我们的思绪被三个维族小朋友清晰标准的国语问好打断,白桦林间,三个小朋友在玩耍,大的约莫七八岁,两个小的四五岁。同行的老黄上前交谈,一番问候,大的说国庆学校放假,她们才能回家。不说她们立于桥头的家,那是养育他们的摇篮,她们才是顽强绽放于沙漠中的沙棘花,亦是戈壁滩上的胡杨。试想一想,如果不是外面的世界给她们带来的光,也许她们永远走不出那扇窗!永远不会说出国语的“家”。我们合影留念,小朋友们大大方方。小桥流水,白桦林旁,那是希望!国语已深入维族人家!假以时日,维族少年会走出世世代代的家! 

    卞之琳在《断章》中说:“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这几句话读来,感觉总是美的,美得让人动心。想象着当我们踏上摇摆不定的吊桥,望着低矮的土房,陶醉于眼前的小桥流水,陶醉于维族儿童的天真,竟无意之中装饰了我们的梦,何其有幸! (袁东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