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垴阿巴提塔吉克族乡

发布日期:2018-10-8 浏览次数:638
走在垴阿巴提塔吉克族乡

     我一直在想,三毛为什么会深情地迷恋撒哈拉沙漠?当亿万年宙古的空旷紧裹身心时,她又会是一种什么感觉呢?会是像我一样置身于这种无尽的空旷中,猛然抖生历历在目的真实感吗?甚至我的前生今世都仿佛涌起在这满目黄沙里!

    垴阿巴提塔吉克,一个童话般的名字,还没走进这片神奇的土地,便会让你产生神奇梦幻的想象。大巴渐近塔吉克,援友的地图定位可以清晰地看到,层山过去就是印度、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我就在想,今天的塔吉克族的先人会不会是山那边的塔吉克斯坦的一支族人为了躲避战乱,或者自然灾害迁徙而来,或者游牧而来之后找不到了归家的方向定居至此。而我更愿把他们的前生想象成一对深爱着彼此却不被族人接纳不得已选择逃离的恋人,他们翻越雪山高岭九死一生在此筑起爱巢,然后繁衍生息,这对为了爱情奔逃而来的恋人,男的高高的个子,健硕俊郎,女的长着一双迷人的眼睛,美丽勤劳……

    看吧,有路的地方就会有一排排葱翠白杨,或者有白杨摇曳的地方,就一定能看到路的方向,无论你走多远,哪怕迷途在茫茫戈壁,望到它,一定就是归来的方向。而那对从远方走来的塔吉克族恋人,虽然一度哀伤于迷途了乡邦,却很快渐渐幸福于每天都能日出而作,然后日落之时依偎着走向归家的方向。

    垴阿巴提塔吉克乡,海拔2400多米。出发前,支教队长让大家多穿些衣服,可下了大巴,步行其中,虽感漠风穿袖,却并不觉十月的凉寒。第一站观看峡谷,大家顺着沙路前行,快到跟前,只听淙声激越,流水湍嚣,虽明知是峡谷,却还是顿觉震撼。来到跟前,俯身而探,峡谷深邃幽然,声如洪钟,顿感寒意袭来。环沙之间,竟藏如此水势激流,不禁澎湃心扉,赞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更悦服塔吉克族那对恋人觅水的嗅觉,以及他们的先人栖水而居的智慧。然后由此遐思万古,曼妙起“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浪漫传说----那对塔吉克族恋人,男的高高的个子,健硕俊郎,女的一双迷人的眼睛,美丽勤劳……

    走过峡谷,岸上一片小树林火红如燃,大家纷纷前往,叶下留影,欢悦于大漠的秋韵。四周万古不变的沧桑黄沙撷此清透小景,再加上湛蓝的天幕,谁说不是温柔的缠绵呢?那对塔吉克族恋人是否在此结起过藤蔓,望着峡谷边喝水的牛羊,依偎着荡起了秋千了呢?……

    峡谷是上游流水积势而成,大巴载着我们来到上游的一片宽阔地,尽管车外都是车轮辗起的弥漫沙雾,援友们还是难掩兴奋,开门下车朝开阔的河边拥去。走过一座舞动的浮桥,便是满眼的鹅卵石。如果屛去四周沙丘,你还真以为是来到了江南的山水之间呢!昆仑山脚下,想必这些石块也是源自昆仑山脉,由雪水冲刷而来的吧?来之前,队长打趣地告诉大家,看能不能捡到桃花石,于是大家便仔细地打探起河边的每一块石块来。其实,大家心里也都知道,世间哪有什么桃花石,心里喜欢便是处处皆桃花,就像那对恋人,皆是各自的桃花,还需要再去挑拣吗?我捡了一块像极了天柱山的石块,其实也是自己的想象罢了,谁知道天柱山的模样呢!反正就是喜欢,言不由衷的喜欢!岸上不多远,一溜的土房,简陋却丰盛,我想到了母亲的乳汁。一位塔吉克族母亲来河边打水,我却想到了小时候母亲为我们缝补衣服的情景……真地,我看到了过往----我的前生!真想那对塔吉克族恋人的爱巢还在这一溜土房之中……

    大巴继续行驶,越走越高,停靠在了还未完工的水库大坝上。一瞬间,我想到了大漠变桑田……徐州的一位工地老乡热情地跟我介绍着这座庞大的工程,而我却想象着那对塔吉克恋人当初开垦农田的模样……

    归来已是饥肠辘辘,一位塔吉克族校长热情地接待了我们,米饭,羊肉,热茶,水果……淳朴善良的塔吉克老乡让我们暖享了家的温暖!一如他们的房屋留有天窗一样----透亮如天!我就在想,倘若塔吉克族的先人真是那对翻山过岭的恋人,这空旷的戈壁上,谁说今世只有苍凉?(朱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