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田的雨

发布日期:2018-4-22 浏览次数:2268
和田地区教育局  石蕴冬
    早晨起来,推开窗户,扑面而来一股清新的空气。倚窗远眺,蓝天万里,巍巍昆仑像一幅淡淡的水墨铺在天际。山天相接处,五彩朝霞中一轮红日喷薄而出,露出灿烂的笑脸;近处的树也一改往日姿态,舒展着筋骨,恣意地绽放着油油的绿叶,我的心也顿时明媚起来。哦,昨夜下雨了!窗户玻璃上还残留着雨水涂抹的星星点点,连日的沙尘不见了。片刻的惊喜过后,我突然懊恼起来:“昨夜紧闭窗棂,原来是个错误。本欲阻挡沙尘,不期错过春雨。”
    吃早饭的时候,大家兴奋地谈论着这一场不期而至的暮春喜雨,欣喜之余,多少都流露出在梦中错过的遗憾:是和田的春雨怕打扰了我们不远万里援疆人周末的春梦,还是这春雨不解风情?但无论如何,这场悄无声息的夜雨引爆了我们的情绪。由于是休息日,饭后,大家都来到户外贪婪地呼吸着这春雨滋润的空气,空气里带着点新鲜泥土的气息;走在葡萄架下,一夜间,葡萄架爬满了新绿。还有人仔细地观察着葡萄藤,仿佛要在藤上找出昨夜偷偷爬上蜗牛来。树上的鸟儿呼朋引伴地欢快唱着,我听不懂它们的语言,我猜想,它们也一定是在欢唱这春雨的颂歌。不善歌唱的我似乎也要跟着高歌起来:“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我们就这样享受着雨后的清新,迎面而来的指挥长笑着对我说:“和田下雨了,你是不是该写点什么呢?”是啊,多日的沙尘困扰,早就盼着能有这么一场春雨。只可惜,我没能走在雨下,任和田这若有似无的小雨打湿发头,牵引情思,润湿心田。 
    我原本是不喜欢降水的。小时候,生在东北,冬季漫长的冰雪天气让人寸步难行;长大后来到南方,春秋两季阴雨连绵,常常多日不见阳光,衣服家俱都发霉,似乎要让人的心里也长出霉来,夏季暴雨欲来,湿热难当,让人透不过气来,皮肤上总是擦不尽的粘稠。来到西域和田,却时时对雨有了发自内心的期待。
    和田,由于地理位置原因,降水稀少。春来的和田,随着地面的升温,空气的对流加剧,多风;又由于干旱的气候和沙漠戈壁的地貌,沙尘便成了天气的主角,空气里总是弥漫着浮尘的气息。所以当地有句顺口溜:“和田人民真辛苦,一天要吃二两土。”降水也就弥足珍贵。虽然和田的降水,一般水量都很小,几乎难以打湿地皮,更不可能形成地表径流,和田的水源主要依靠高山冰雪融水和地下水。但降水的作用也不可或缺,降水对于和田,不仅仅在于补充水源,更重要的意义在于改善空气质量,增加湿度,抑制扬沙。另外,降水丰富了天气现象,给植被带来生机,在滋润大地的同时,也滋润了人们的心田,带给人欣喜和希望。
    和田的雨是稀有的,自去年八月份援疆来到和田,就没见下过几场雨。虽然天气预报中也偶有降水,但我的体验却似有若无。大半年时间过去了,我记忆中最深刻的降雨还是我初来和田赴皮山学习时下的,那确实算得上是下雨,而且连下了三天,尽管雨量照例不大,但毕竟能感受到淋在身上,湿了头发。为此,我还写过一首小诗:
     皮山荒漠地,雨水连年稀。绿树生意少,黄沙平天际。
       前生许有缘,万里赴约期。念我心良苦,初来泪频滴。
但那时,我虽然也初识这里的干旱,但毕竟只是书本上得来的,终究肤浅,没有今日体会深刻,更没有对雨的期待与渴盼。
    和田的雨是淳朴的,不夹杂任何的渲染,总是那么悄悄地来,又勿勿地去,仿佛是怕惊了这春夜的梦,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潜入夜空,散落在千家万户的窗前、屋顶。等你醒来,留给你的只是些许蛛丝蚂迹。但它却为万物褪去了一层尘衣,一切都因此明亮起来:街道、房屋、各种建筑以往模糊的轮廓都清晰而美丽,树木霎时间葱郁茂盛了许多,弥漫的尘埃也随之落定。
    和田的雨是羞涩的,带着泥点的小雨,像是捎带着给这里飘洒几滴,输送丝丝凉意,很少能酣畅淋漓一回;往往就在你最不经意的时候,躲着你的视线,如夜空的流星一般,闪亮几下尾巴,然后就很快地消失了。无意勾起你的关注,更不让你捕捉它精灵般的身体。      
    和田的雨是神奇的,几点几滴就净化了空气,沙漠里就会出现令人振奋的绿意,滋润着希望,振兴着心灵。仅仅是零星的雨滴,也足以让人在不经意中产生十分的满足,意外的惊喜。     
    和田的雨是神秘的,你不知道它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就那么突如其来,又那么戛然而止。你不必担心它淋湿了你的衣裳,它通常也就是中国山水画里的写意,轻描淡写的几笔。     

    和田的雨是金贵的,一年中就下那么几小场;而这微不足道的和田雨,却成就了人们的向往与期盼,惊喜与梦想。


附:

和田雨
若有若无和田雨,
狂风怒卷尘埃去。
青葱漠畔鸟啼鸣,
一道斜阳澄玉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