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用生命来完成使命

发布日期:2017-12-3 浏览次数:1381
他们用生命来完成使命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14师47团参观访问记


安徽援疆教师   史磊



    我一直相信自己是一个很理性的人,很少愿意用感性的文字来写下自己的经历,而是更加愿意很客观的不带个人感情的语言来讲一个故事,但是今天我想破个例,说说参观47团的经历,讲讲那些沙海老兵的故事。
    2017年12月2号上午,在这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我们出发去参观访问47团。随着道路两边窜天杨的飞速退去,我们来到了此行的第一站老战士悼念碑。老战士悼念碑就在路边,下了车之后看到一个不算太大的纪念碑,干干净净的矗立在冬日的阳光里。在它的后面是一片墓地。
    讲解员开始跟我们讲解这片墓地的来历,原来这片墓地里埋葬的是已故的47团老战士。1949年12月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一兵团二军五师十五团1800名官兵,奉命从阿克苏出发急行军18天,以“史无前例的行军速度”徒步横穿塔克拉玛干沙漠进军和田。一举粉碎了敌对势力妄图分裂和田的阴谋。
    这片老兵墓地还有一个乍一听起来挺难理解的,在当地约定俗成的叫法,叫38线。在解说员娓娓的介绍声中,我们知道了这个地方来历。原来抗美援朝战争中,这支当年的雄狮劲旅没有忘记他们的使命,纷纷写请战书,要求保家卫国上战场。但是当时考虑到和田当地的发展和稳定也离不开他们,上级部门没有批准他们的请战要求,这给他们心中留下了一个永远的遗憾。正在此时,有个战士因为在劳动时,遭遇意外而牺牲了,战友们把他就安葬在牺牲的地方,开辟了一片墓园。战友们为了了去这位一直心心念念想要抗美元朝,杀敌报国的战士的遗憾,就把这片墓园起名38线。他们约定,等他们死了以后也一定要葬在这片墓园,葬在38线上。我们注意观察了这片墓园,发现这片墓园里的墓碑排列并不整齐,一问之下才知道原因。这些战士来自安徽,山东,河南,江苏,四川等等不同的地方,来自五湖四海。他们接到转业命令的时候,有些人就再也没有回到过家乡。在他们去世的时候,他们希望自己的墓是朝着自己家乡的方向的,谁又会不思念自己的家乡呀!狐死首丘,铁血男儿也有父母亲人,他们也是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一群人。听到这里,我总是忍不住鼻子发酸,有种想要流泪的感觉。
    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有着“死亡之海”这个恐怖的别称,在当地的维吾尔语里面的意思是“进去了就再也出不来了”,那是一个令当地维族老乡闻之色变的地方。如果选择另外一条行军线路,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军情如火,他们选择了横穿沙漠这条最快也是最危险的路。18天,在茫茫沙漠之中艰难跋涉1580里。没有路,没有水,给养不足,还要背负重达70斤的装备横穿有着死亡之海之称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冬日沙漠里的严寒,身体的饥渴,疲劳,以及随时可能出现的黑风暴都是挡在路上的拦路虎。一个盛水水壶从队伍的最前端一直传递到最后,每人抿一小口。就这样互相搀扶着,一步步走到了和田,当他们到达之时当地所有的人都惊呆了,这简直如同神兵天降。当年的老战士回忆起进军和田的那段路感受时,面色平静的说:“走那段路哟,苦啊,环境太艰苦啦,苦的你们都没法想。”对当年的那样一批老战士而言,苦已经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同时他们也说了一句让我非常感动的话“既然都是苦啊,苦熬着,不如就苦干吧。”
    他们是这样讲的,也是这样做的。随后他们接管边防,组建政权,开荒造田,发展生产,翻开了和田历史的新篇章。1954年这支革命战争时期的雄师劲旅相应党中央号召,集体就地转业,经过多次名称变换,就演变成为现在的47团。 而十五团的前身历史更加悠久,它就是抗日战争中八路军120师359旅的一部——719团,它们指挥员就是大名鼎鼎的王震将军。359旅在延安大生产运动中,开发出了南泥湾这个著名的地方,他们也希望能把南疆地区变成一个更大的南泥湾。他们就是这样一群,在艰难困苦中仍然满怀希望,不断前进的人,就像路两边一排排的窜天杨,笔直挺拔,一个个昂扬向上透着一股不屈的精神,谁也别想把他们打倒。
    悼念完老战士之后,我们继续前行来到了47团纪念馆。给我们做讲解的讲解员,就是老兵的后人,非常巧合的是,她父亲的老家是安徽宿州,这让人倍感亲切。47团的老战士们到达和田之后,努力开荒屯垦,建设家园。在茫茫戈壁滩上开垦出来了一片又一片良田,用自己的双手建设了另一个南泥湾。在垦荒取得了一定成效之后,他们又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把垦荒出来的4.5万亩良田转交给地方政府,自己继续垦荒。他们给今天的和田打下了发展的基础,几十年默默奉献。但是他们的生活怎么样呢?有一次新疆军区了一位领导来看望老战士,发现他们的居住条件很差,问了老战士几个问题:你们来到和田以后回过老家么?出过和田吗?有没有做过火车?这名老战士今年已经97岁高龄了,在他93岁那年才住上楼房,之前一直住在条件简陋的平房里面,他回答说没有。他们来了,就再也没有离开。听说了这些之后,部队上决定专门带他们到乌鲁木齐去参观。入住宾馆之后老人们看到洁白整齐的床单,干净的抽水马桶和柔软的地毯,他们惊呆了。他们不会用马桶和洗澡的喷头。有几个老战士,合着衣服,在地毯上睡了一夜。他们的物质生活是如此的贫乏,没有做过火车,甚至再没出过和田。他们总是像巍巍昆仑山那样沉默的坚守,他们创造的物质财富足以是他们可以获得很好物质享受。但是没有,他们没有那么做,他们能做的只是执行命令,好好的开荒,屯垦戍边。我们现在这么好的生活条件,哪一样不是先辈的辛苦付出呢?
    老战士们接着又来到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总部所在地石河子市,在这里老兵收到热烈的欢迎,他们也很开心。在休息之后,第二天上午,没有告诉任何人,老兵们做了一件让所有人都意向不到的事情。他们自发的,不约而同的,找到的最庄重,也是在他们看来最好的一身衣裳——当年他们在战场上穿过的那一身黄绿色的老式军装,让陪同人员带着他们来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开创者之一,他们的老首长王震将军塑像面前。他们向自己的老首长报告说:“报告首长,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一兵团二军五师十五团的士兵,我们完成了你交给我们的屯垦戍边的任务,特来向您老人家报告。”一群平均年龄已经90岁的老战士,头花花白,用颤巍巍声音来向他们的指挥员报告命令完成的情况周围见证者,无不感动流泪。听完这些我再也忍不住,泪水不住的往下流,他们这是在用自己的青春,鲜血和生命在坚守着自己的使命。
    这就是共和国的军人,在模糊的泪水中,我仿佛看到了人民军队的军魂。老兵们陆续离开了人世,三八线墓园里的越来越多的老战士们和他们的战友团聚。时间仿佛又回到了当初那个激情澎湃的年代,那样一群年轻人,从遥远的内地操着不同口音的地方方言来到这片戈壁滩,他们开荒种地,屯垦戍边,他们住在地窝子里,吃的是盐水就馒头,一手握枪一手拿锄,永远是那么的昂扬向上。
    老兵们一个个走了,但是他们把根扎在这片用热血和青春浇灌的土地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也留下了他们的子孙后代,继续在这片土地上坚守这他们的使命。献完青春献终身,献完终身献子孙。他们未尽的事业,后人还会继续,总有那么一代又一代中华儿女奔赴边疆,为过守疆,无怨无悔。昆冈出美玉,在昆仑山的脚下出现了一座中国最年轻的城市——昆玉市,在经历了诸多风沙的洗礼,经过了那么多艰难困苦的磨砺,沙海老兵们的精神就如同美丽的和田玉,温润细腻,含蓄内敛,但是却又坚强凝练,不惧磨难,不惧打击。虽然他们之中很多人已经离开了人世,但是经过风沙的打磨,他们留下的沙海老兵精神却有垂不朽,到了今天,这种精神熠熠生辉,激励着像我一样一代又一代援建人去追随着他们的脚步,不断前进。作为一名沙海新兵,向老兵敬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