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飘零的时候

发布日期:2015-4-14 浏览次数:2383

 

宋炜
 
如果没有风沙,我都要在大院里散步走走。有一天,看到几个人在把去年冬天埋到土里的石榴树挖出来,用木架子支好,把葡萄藤子从土里拉出来,牵引到架子上。我知道,春天就要来了。
同一块地里还有十几颗梨树,看那黑黑粗粗的枝干,应该有些年头了。去年梨子成熟的时候,我摘了几个。我是去年春上到和田的,可惜当时没有在意它们是怎样开花结果的。
一天晚饭后,我习惯地顺着院子里的长廊散步,看到前面有个人正拿着手机在照相。这时,我注意到,十几颗梨树已经开满了花,在夕阳的辉映下,似红亦白,似白亦红,一片灿烂。我越走越近,已然全神贯注于那一片梨花,已经盛开的,是雪白色,张开的花瓣中间,点缀着淡黄或淡红的花蕊,没有开的,花苞外染着一层红晕。我站在梨花前,间或飘来阵阵清香。
梨花开了,春天来了,我迈着轻快的脚步顺着大院里的长廊又转了一圈。再看看那些从土里挖出来已有些日子的石榴与葡萄,因为没有雨水的洗刷,还是那样灰头土脸的,满身都是退化后等待剥落的老皮。我想,别看它们懒洋洋地倚附在架子上,没有什么动静,也没有人再照应理会了,但是,它们是在顺其自然地等待着应该发芽生长的时刻的到来。
接下来一连好几天,很大的风沙,我没有散步了,中间又出差两天。这天,风沙歇了,我又到院子里散步,顺着长廊转了几圈后,突然注意到前些天还盛开的梨花不知怎么都没有了。
走进那片梨树,原来满枝头的花儿已经被一层肥硕的绿叶所取代。我努力地在叶片中寻找着,终于找到了几朵,孤零零地挂在枝头,细细一看,可怜的花儿被它自身生产的小小的梨子上的芽叶挤压得变了形状。这几朵残存的花儿,应该也坚持不了几天,很快会飘落到地上的灰土中。我站在那儿,不敢多动,不忍心踩踏洒落遍地的梨花。
那片梨花已经无可奈何地凋谢飘落了,只能随他去了。再看看那些石榴,依然还是满身灰土,等走近了,发现已经吐露了紫色的嫩芽,如张开的小嘴亦或是伸出的小手,葡萄也生长出翠绿的叶片。
梨花飘零的时候,正是石榴与葡萄顺其自然地等到发芽生长的时刻。和田的春天真正来到了。
我不再为梨花飘零而伤感,我深知,和田地处大漠深处,没有春雨的滋润,哪来群芳争艳的美景,难得一见梨花盛开,已经够奢侈了。我可能太习惯于南方春天的缠绵悱恻,眷恋于落花流水的景象,却浑然不觉自己身在他乡做客。
我顺着院子里的长廊慢慢地走着。院墙外,白杨树也是在这些天的时间里,披满了浓浓的绿色,它也是在我的不经意间,拼命地吐着芽,长着叶,钻天般地向上生长着。
和田的春天太实在了,没有莺歌燕舞的喧哗,没有姹紫嫣红的招摇,没有乍暖还寒的折腾。
我感慨和田的春天,虽然来得晚些,但却是那么的坚决而勃发,因为大漠中每天都是充满阳光的。
 

相关文章